《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62章 江湖黑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二叔沉默一会之后干咳了两声,估计刚才他是在考虑我现在的处境,也是在考虑合适的沟通方式。

    “最近一切挺好的啊,你以前从不吃早饭的,多吃点早饭对身体好。”

    “这不是风和日丽的心情好嘛,作息时间也调整过来了,只是在海上飘着有点晕船。”

    我很隐晦的说明自己在船上,具体在哪里并不清楚,但反正不可能在亚丁湾。

    通过二叔在小勐拉的时间推断。我可以知道自己大约在哪个时区,但是却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

    二叔应该能听出来风和日丽的意思,他那边现在是黑夜。那么亚丁湾又怎么可能会风和日丽?

    对于常识性的问题二叔比我更明白,他应该能猜到,如果猜不到我就要提醒一下。

    “晕船就早点下船靠岸,缓几天时间就好了……快过年了,你小子还能顶着皮帽子回来上香不?”

    二叔主动用黑话询问,他猜到我现在说话不方便,不得不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

    “过年我一定回去上香,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忘!我给你买一顶皮帽子回去,如果道顺了咱们爷俩吃顿年夜饭。”

    我刻意扭曲了江湖黑话的意思。用通俗易懂的话来打圆场,不至于让人察觉合适我们在对暗号。

    如果别人听不懂我们的江湖对话,那么一定知道是在表达另一层意思,这对我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我只有把江湖黑话当成正常话来解释,那么才能够骗过迈克那些人!

    刚才我说如果道顺了回去吃饭,其中的深意就是现在道不顺回不去,用来表达我受制于人的状态。

    “你个狗皮护子就是不上道,走路歪八子都能栽沟里!胡二哈的贡米不能断,要是没了拴马头的绳子,踩瓜皮就要滑你姥姥家去!”

    二叔用黑话一通臭骂,意思是我做事不小心掉进人家的陷阱里去。

    胡二哈指的是现在的地方,贡米代表的是利益,栓马头的绳子代表的是控制,踩瓜皮是中招,滑到姥姥家就是进了阎王殿。

    如果没有了利益维持那么我就没有了被利用的价值,那样会有生命危险。

    “放心吧二叔,我一定赚钱买米买绳子,回去一定去给姥姥家送年货!”

    我笑呵呵的接话。把二叔的江湖黑话转变成通俗易懂的意思,这样不会露出太明显的破绽。

    “山道子那边,是送黑皮的亮马孙还是狗儿道上的蓝翅子?油头大拿么哈么哈?”

    二叔用江湖黑话询问对方的来历和对方是谁。送黑皮和狗儿道代表的都是江湖,区别在于亮马孙和蓝翅子。

    亮马孙指的是江湖上混饭吃的江湖人,蓝翅子指的是江湖蓝道,代表的老千这一行。

    油头大拿指的是对方最有头脸的人物,么哈么哈代表的是干什么的……这些话我都明白可我得找合理的话搪塞过去。

    “你放心把二叔,我忘不了龙象村的陈大爷,过年燕窝鱼翅一定给他买全乎了!”

    我很隐晦的提示迈克是个和陈龙象一样的人,都是为首一方带人做事,专门搞赌局这种生意。

    二叔是聪明人一听就能明白。我把迈克比作陈龙象,从本质上来说他们都是一种人。

    “那中意了,顺着捋毛不惊蹄子。靠上窑子烧暖炕。”二叔语气缓和了很多,他能听懂迈克是个什么样的人。

    顺着捋毛是服从和顺服的意思,不惊蹄子是没有危险,靠窑指的是投奔入伙,靠上窑子烧暖炕指的是加入他们就能吃香喝辣还没有危险。

    只要我暂时顺从假装入伙,那么临时不会有危险,二叔对局面的判断堪称精准!

    如果迈克想要我的命只需要抬手一枪,他留着我为的就是利益,这一点二叔隔着电话都能看的明白。

    “放心放心。等我回去一定替陈大爷修炕!每年的驴蹄子和猪爪子都忘不了,我最爱吃猪皮冻呢!”

    我笑呵呵的说了句,二叔老江湖一听就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他知道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被人给盯上了!

    二叔也给了我一些建议,这个时候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人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时间都要依靠自己!

    “傻叉子,等你回来过年!你小子别耽误了时辰和晌候,道不好走就去迎你。”

    二叔说别误了晌候代表的是找到地方通知他。道不好走就是走不了的意思,迎我就是来救我的意思。

    “嗯!二叔尽管放心吧!这里有吃有喝有钱赚的!”

    我故作兴奋的语气,不声不响开始在电话里下钩子,目标是迈克那些人。

    “赚够了油米就上道,包袱重了走不动道,舍了油米顶皮帽子,人轻风大好上香。”

    这番话的意思是赚够了利益就准备开溜,但是带着利益走不了,舍弃利益才能有机会安全脱身。

    二叔在这时候提醒我,我岂能不知道其中的含义?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在这里赌钱我一分钱都拿不走!

    “放心呢吧,年三十之前我一定到家……”

    “挂了。没有灯芯的赔钱货!”

    挂断电话我松了口气,刚才用江湖黑话表明了我现在的处境,二叔心里明镜一样的。

    二叔说没有灯芯就是没有自由,没有灯芯的油灯点不着,也是在提醒我不要对利益动歪脑筋。

    “鹰眼,刚才你都说的什么呀?”珍妮弗冷不丁问了句。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站在了我的身后。

    珍妮弗有个外号叫白色幽灵,果然是走路不带一点声音,其实我也没有刻意回避的意思。

    “我给老家打了个电话。等着我买年货回家过年呢……中国的春节,相当于你们的圣诞节!”

    我笑着解释一句,此刻我的心情很好,因为现在已经有人知道我落难,有了准备就好办事!

    “我知道春节要吃饺子的。”

    “没错!猪肉粉条是我的最爱!等有时间我请你尝尝……谢谢了!”

    我把卫星电话还给珍妮弗,不管她精通多少国家的语言。我断定她一定听不懂江湖黑话。

    我不怕事情戳穿露馅,因为就算他们现在找个懂中文的人也听不懂,除非能找个懂黑话的老江湖……

    “听说你晕船。赶快回去休息吧……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到沙特了。”

    “好的。”我笑眯眯的答应下来,我知道这里不是亚丁湾,他们摆明是欺负我没有知识!

    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小看一个老千,更不应该藐视我的头脑!

    回到休息室我点燃一支香烟,看着风和日丽的海面心情却好不起来。

    珍妮弗说这是在亚丁湾要去沙特做事,我跑去问迈克的时候得到了一样的回答,说明他们是合伙在骗我。

    在茫茫大海上让人晕头转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可我通过时间推算可以知道自己大体的位置。

    这是迈克做局留下的一个破绽,他考虑到我不清楚这里是哪里,但他没有考虑时差的问题!

    我的手表时间是夏威夷的时间,只要外边的天气和手表时间差不多,那么就说明我还在附近没有离开太远。

    其实想要穿过一个时区需要很长时间,这艘游艇也不可能穿越整个大洋,所以我估计应该是在周边的某个海域。

    从昨天晚上开派对的时候我就没见过泰国佬那些人,今天吃饭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好像从船上蒸发了一样。

    也许昨天晚上他们输钱之后就离开了游艇,我当时没有留意他们的去向,也没有看到有其他游艇过来接人。

    突然我看到远处有一艘游艇,正在朝着这边的方向开来,不知道是不是路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