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87章 社会规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很多时候被人盯着的时候会很不自在,我确定以前没有见过这个家伙,不过看起来应该是个华侨。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半袖衬衫,身后还跟了两个年轻人,他们面无表情看起来像是保镖。

    这个男人的目光一直都在盯着我,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几遍,虽然他的脸上挂着笑意,可我能感觉到他的不友好!

    “迈克!好久不见!”男人主动上来打招呼,一开口就是标准的中文。看起来他们是旧相识。

    “哈喽!”迈克热情的上前和男人握手,紧接着他们象征性的拥抱了一下。

    “迈克,这位朋友是?”男人话锋一转立刻转移目光看着我。他丝毫不掩饰对我的好奇。

    “他是我的朋友,来自中国的鹰眼。”迈克笑着介绍一番,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在场合上该有的客气和礼貌不能少,不管这个男人的眼神怎么样,现在看来他应该是这里的东道主。

    “请跟我来,我准备了上好的茶叶。”

    迈克点点头跟着男人就走,他之前说要带我来见一个人,难不成就是来见这个家伙?

    我抬起头看到了墙上的一个外挂的摄像头,这个摄像头正对着这条走廊。难不成这家伙刚才看到了我们的一举一动?

    如果这家伙看到了我们走过地毯时候的动作,那么应该知道我们看破了这个风水摆设……

    从外部条件来判断迈克以前应该是来过,但他并不懂风水格局的事情,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我了。

    我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人,从外观很好判断国籍……怪不得刚才男人一见面就死死盯着我看。

    在一个转角有两个保安在守卫,男人带着我们经过并没有接受任何的盘问,这更加确定我刚才的猜想。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定是这里的人,而且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要不然迈克不会来拜访他。

    从年龄来看男人应该还不到老板这个层面,从刚才见面的气度以及气场来看,这家伙更像是个经理或者负责人一类的角色。

    进入一道实木门后是一个宽敞的办公室,有单独的沙发和茶桌,旁边不远处还有两张办公桌。

    茶桌上有个一米多长的茶盘,有人专门过来负责倒水冲茶。

    “请坐。”男人招呼了一句,他顺势坐在了左侧位的沙发,我和迈克以及珍妮弗坐在了主位。

    当珍妮弗坐下的时候我指了一下右侧沙发的位置,示意她应该去坐那个位置,可她用眼神拒绝了我。

    “为什么?”珍妮弗好奇的问了句。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一般会客厅的座位和座次都是固定的,一张长沙发搭配两个短沙发,三面环绕一张茶桌很少有四面环绕的设计。

    正常的长沙发能够容纳三四个人。左右两侧的短沙发只能容纳一个人,这也是特意设计的单人座。

    任何场合左侧单人沙发都是东家的位置,长沙发是客人的位置,右侧的单人沙发是随从跟班或者司机翻译之类的。

    我示意迈克入座靠近左侧的一侧,并不会让他坐在中间,因为越靠近左侧的位置是越重要的位置,并不是谁做中间谁最大……

    在客厅交际场合中作为分明也分主次,不管是家庭还是办公室,不管是领导上下级还是朋友之间的会客。这个顺序都不会有所改变!

    请宾客上座是最起码的礼貌,也是交际场合中的规矩。

    不管是招呼客人还是去拜访,最起码的沙发位置要搞清楚。不要因为年龄或者职务原因就选择坐一侧的短沙发,那只会让人知道你不懂社会礼仪。

    如果有年迈老者或者东家坐长沙发的中间位置,要么是不懂礼仪规矩,要么是从心眼里就没有看起前来拜访的人。

    一般来说人活一把年纪都会懂社会礼仪和规矩,所以不懂行的在少数,目中无人的在多数……

    茶盘清洗过后开始斟茶,每人一杯先给主宾再给副宾,然后是右侧沙发位置最后是东家。

    这个顺序不同于酒桌上的顺序,酒桌上是先主宾后东家。其次才是副主宾和其他人。

    这些规矩在全国各地都不会错,因为这是传承下来的礼仪规矩,除非是不懂规矩的人不按套路出牌……

    “鹰眼,刚才你为什么要让我坐在旁边?”珍妮弗端起茶杯又问了句,脸上写满了好奇。

    “因为那里才是你应该坐的位置。”我笑着解释了一下,她是老外不懂这些也在情理之中。

    “无妨无妨,咱们自己的规矩自己明白就行。”男人主动打了句圆场,我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迈克,你的这位中国朋友不简单呀。刚才走地毯的时候又蹦又跳,没想到还是一位懂风水的朋友。”

    “噢?”迈克并不知道其中的门道,但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夸我。

    “我只是懂一点皮毛,刚才完全是无心之举。”我客气的解释了一下,毕竟人家以礼相待还是东家。

    “年轻人不用太谦虚,现在年轻人懂风水和规矩的人不多了……你是哪里人?”

    男人话锋一转就开始套近乎,听起来就觉得亲切,因为老外从来不搞这一套。

    “老家山东,长住沈阳。”我客气的给出回答,这种事情一般不能乱说,要是别人追问答不上来,瞬间就会露馅!

    “你和我也能算是老乡。我是山东青岛人。”男人客气的介绍自己的家乡,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可是现在这个社会风气已经变了,老乡见老乡成了专门坑老乡,说起来都是套路啊!

    “小老乡,很少有人能看出地毯上的风水。你不简单啊!”

    一听这话我心里捉摸了一下,很少有人说明还是有人能看出来,说不简单的意思就是在试探。

    这家伙想试探我对风水了解多少。其实我就是听二叔瞎扯过一些,还有就是在温州的时候五龙教过我。

    那时候五龙说他的风水也都是跟着东哥学的,也就是我二叔熊九东,但是二叔却从来没教过我这方面的东西。

    以前二叔常说有些事情他也没法教我,要让我自己去摸索领会,这种感觉就像是曾经的千术一样。

    从小到大二叔只教我千术手法但从没教过我如何赌钱。所有赌钱的经验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也是自己一步一步趟过来的。

    “我以前听人说过一些,但是谈不上懂行。”我如实的回答一句。并不会在这时候强行装比。

    刚才当着迈克和珍妮弗的面随便我怎么说都可以,因为我就是蒙他们不懂行,但是现在眼前明显坐了一个行家!

    “你太谦虚了,迈克说要带一位朋友来见我,没想到竟然比迈克还年轻!”

    男人客气了一句,我感觉这家伙说话都藏着掖着,仔细揣摩总能发现另一层意思。

    “我长了一个娃娃脸,今年差不多也快三十了。”我随口糊弄了一句,这种年龄方面的事情他是无法分辨的。

    一个人的年龄只会写在户口本和身份证上,却从来不会写在一个人的脸上,从外表来判断年龄是最容易出现偏差的。

    以前小花她大舅也是长了个娃娃脸,四十多岁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天生长了一张不够成熟稳重的脸。

    “原来如此呀,是我眼拙了。”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他吃不准我的年龄到底多少,但是我多报一些年龄也是有目的的。

    一般来说年龄越大经历的事情越多,见过的套路也多,自然不好被蒙骗……

    越是年龄小的人经历往往都不足,年轻人的标签是年轻气盛,说白了就是做事不用脑子缺少历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