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89章 缺一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闯荡江湖见过无数风浪,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心险恶和尔虞我诈,可我从没见过这么残忍的奇人表演。

    在这里人变得甚至不如马戏团里的动物,那一个个滚动的酒桶,那一个个旋转的陀螺,还有那一个个晃来晃去的竹竿人……

    所有的一切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这一刻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愉悦,有的只是莫名的沉重!

    “鹰眼,过来坐。”迈克招呼一句。我转身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

    我尽量不让自己去看电视画面,可是眼前闪过那一张张毫无生气的脸,哪怕吐着浓厚的油彩也无法遮挡他们的绝望!

    一般人可能见过演技精湛的小丑。可能被滑稽的动作逗笑,也可能被杂耍所吸引目光……

    没有眼睛不会哭泣的小丑扭动着身体拍手,一直都在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他看不到眼前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也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

    一般人可能见过耍猴,人牵着猴子做出不同的搞怪动作,也许会被猴子的精明和滑稽的表演所逗笑……

    没有小臂和膝盖的海豚人嘴上带着缰绳,被猴子牵着不停的爬来爬去,就像是一个慢悠悠的乌龟在散步。光秃秃的四肢越看越渗人!

    这这里一切都被颠覆,世界奇人表演就是表演一般人没看过的东西,让人为新奇和刺激买单。

    眼前看到的这一切让我心情莫名的沉重,看着这些失去自由被改造成各种畸形的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凉意!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这一刻我想到了江湖八门,我想到了蜂麻燕雀,想到了对应上八门的下八门……

    江湖八门不只是在国内才有,上八门和下八门中的行当囊括了所有的偏门,江湖道理在全世界都能适用。

    江湖八门中的上四门是蜂麻燕雀,对应的下四门就是风马演缺,奇人表演应该是缺这一门。

    缺这一门是江湖上的行当,世世代代专门有人从事这一行,有的是家族团伙,有的则是江湖派系。

    最常见的是街头一些骨骼畸形的乞讨儿童,这些儿童有各种各样的畸形和残缺,但相同的是他们都不会说话不会写字。

    江湖缺这一门是专门发缺德财,这不同于教化孩童一起行骗的阿童鬼伎俩。这是直接打残手脚灌了哑药丢出去乞讨。

    一般来说看上去越惨越可怜越好,因为越惨越能获得别人的同情心,从而获得更多的施舍收益。

    因为利益的关系注定了乞讨儿童吃不饱。得不到应该有的关照,给予钱财还不如给一块面包来的更切实际!

    毕竟钱可以拿去买东西,面包只能送进嘴巴里!

    对于这样无家无姓的残疾人,不管是什么部门也不收留,其实也无法收留。

    在街头还能经常见到一些头脑有问题的流浪汉,一夜之间会出现在街头,一夜之间又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有些地方怕影响市容会集中清理,随便找个乡村野岭一丢那算是好的,要是被人收集起来卖到黑作坊和黑煤窑……其中人生可想而知!

    缺这一门中稍微好一点的是培养小孩去做小偷。专门有人在附近盯着,如果有私藏直接会打成残废丢去乞讨。

    上八门中的雀是鸠占鹊巢,一般是用伎俩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下八门中的缺是缺德,专门发缺德财。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人没有良心到一定程度,想要发财是很简单的事情,但从来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曾经我听二叔说过不少故事,大多数缺这一门的人都不得善终,最多的是死在成长起来的少年手中。

    所以在缺这一门中一般过了十岁,就会打断手脚丢到街上去乞讨,每天夜里专门有人来接走,天不亮再给送回来。

    这就是为什么单人乞讨的残疾孩童会消失不见。第二天还会出现在同样的地方,几乎没人见过他们如何出现。

    很多事情你不懂不代表不存在,你不知道不代表不会发生,其实江湖八门的套路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最近的表演不错,只是过来看的人少了一些。”

    “不好意思迈克,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此话一出迈克哑然,他以为我盯着屏幕看了一会是感兴趣,实际上我非常憎恨江湖下八门的下三滥!

    虽然在狭义上来说大家都在江湖上捞偏门,可是任何行当都要有一个度!

    “娱乐而已。等一会还有更刺激的,到时候你可以选择下注的。”珍妮弗适时的插话转移话题,不声不响化解了气氛中的尴尬。

    “下注?打黑拳的吗?”

    “先不告诉你,等会你就知道了!”珍妮弗神秘兮兮的说了句,我心里一声冷笑。

    他们以为我会喜欢这种地方,所以他们才会特意带我来这里看表演,殊不知我并不喜欢这种表演。

    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利益就没有市场!

    我绝不会掏钱看这种奇人表演,但是大多数人都会抱有一种好奇心,愿意花点钱买张门票进去看。

    尤其是对于去东南亚一带旅游的人来说,他们没接触过的东西有很多,好奇心会驱使他们助纣为虐!

    当时看表演的时候可能会很震惊。但是仔细想想这些人如何生存?每年那么多的失踪人口都去了哪里?

    不管是哪个国家不管是哪个国籍,人终究是人!

    换句话说如果表演台上是你的亲人,你如何兴致勃勃的看完表演并且还大呼过瘾?还如何拿这个经历当做吹嘘自己的资本?

    如果放在以前我年轻气盛的时候,我可能会萌生各种各样营救的办法,最不济也会愤然离去……

    现在我能从容的坐在这里抽烟,可以把一切情绪都压在心底隐藏。脸上还能始终保持着笑意。

    其实在外人的眼中,我和迈克他们是毫无区别的一类人,包括那个陪我乐呵的前台妹子。

    当时我还诧异她为什么那么快就能进入状态。现在想想可能并不只是因为钱……很可能是因为她不敢拒绝我!

    在这里我是迈克的朋友,别人会认为我是迈克的客人,那么她敢对我说一个不字吗?

    当时那个前台妹子会不会心里很紧张?她是不是害怕惹怒了我会被惩罚?会不会像是奇人表演这样的惩罚?

    以前二叔对我说过一句话,永远不要让你的好奇心害了你!

    在我很小的时候临近年关总有很多集市和庙会,那个时候没人管理干什么的都有,大棚子跳艳舞和套圈扎气球的随处可见。

    二叔带我玩过一切东西可就是没带我去看过跳艳舞。那时候他说少儿不宜,可他也从来都没去看过。

    那时候我还很诧异为什么二叔这么潇洒浪荡的人不去看,直到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不是每一种表演都可以看的问心无愧。

    那些跳艳舞的女人都是外地人,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心甘情愿的?

    在外人看来江湖上的人都是一丘之貉,但我无比痛恨江湖下八门中的那些下三滥!

    俗话说盗亦有道,别人看不起自己但是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

    时间悄然流逝,原本冷清的地下世界逐渐热闹起来,人也逐渐的聚集起来。

    这个别墅一看就是不对外开放的那种,普通黑猴子根本没资格进来,能够来这里玩乐的基本都是有资金实力的人。

    从电视画面中我可以看到很多经过的人,其中最多的是像迈克一样的白人,其次最多的是黄皮肤的亚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