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347章 回马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如果我是鲸鲨的话,那我现在一定会承受格外大的压力,同样也会制定很多对策。

    毕竟鲸鲨要面对的对手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团队,他要同时面对迈克、怪脸、KING、乔治和巴博斯的围攻!

    单独拿出一个迈克来都够鲸鲨喝一壶,他不可能没有防范,那么他一定会挑选最为适合的‘战场’!

    这样推算一个小时的车程就有了解释,地下三层的建筑一定不会太偏离市中心,因为只有钢筋混凝土的高层才会打那么深的地基!

    从酒店出去一个小时车程早就不知道去了几环,除了故意兜圈子之外,应该是给赌场预留一个提前准备的时间!

    我把电话打给小胡,我决定要杀一个回马枪!

    “喂?鹰老板有什么吩咐?”电话接通传来小胡客气的声音,可我知道他肯定有问题!

    “来酒店接我。”我淡淡的了说句,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现在吗?”小胡的语气有些惊讶,他才把我送回来不到一个小时,但我要杀回去看看!

    “对,有问题吗?不方便吗?”我直接提出了质疑,从而不给他质疑我的时间。

    “没有问题,我马上就过去。”小胡稍微犹豫了一下,他没有那么当机立断,这不符合他的利益角度。

    珍妮弗联系了一个赌场代理人,这个代理人负责给赌场输送赌客,说白了就是靠赌场吃饭的引路鬼!

    在珍妮弗和侯三爷之间的关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小胡以前没有见过我却愿意带路,临时了加一些人他也欣然同意,可他根本就不符合‘引路鬼’带人的规矩!

    一般来说代理人必须要对赌客负责,搞清楚他们的身份底细是最起码的事情,还要知道赌客有多少资本。

    他不认识我们却愿意带路,那么路上搜查一切反而显得有些多余,更重要的是疯马和南瓜他们的表现!

    临走的时候南瓜在身上藏了九包香烟,这个小小的细节暴露出南瓜的资金实力,可当时小胡什么都没说。

    作为引路鬼碰上这样的垃圾赌客,那么他绝对不会再往场赌里带第二次,因为这样他拿不到任何好处!

    我刚才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他并没有特意询问南瓜那些人的情况,这不符合他的利益点!

    换做我是引路鬼的话,我一定会多问一句资金情况,更要问一句南瓜的情况!

    我转手第二个电话打给叶凌云,我想知道他的牌是怎么输的,就算输钱也得有个过程!

    “什么事?”电话接通传来叶凌云有气无力的声音,估计他已经睡了。

    “没什么事,我就问问你在赌场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就是在玩德州扑克的时候。”

    “感觉很倒霉。”叶凌云嘀咕了一句,虽然他精神迷糊可他的头脑不会迷糊。

    人对于经历过的事情有特别的记忆力,叙述一件发生过的事情要比编造容易的多,也不需要太多时间的思考。

    “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个倒霉法?”我追问一句,也许会从输钱当真获得意想不到的消息!

    “你很介意吗?我可以自己兜底的。”叶凌云解释了一句,很显然他误会了我的意思。

    “不用,这些钱我还不放在眼里,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倒霉的……这个对我很重要。”

    “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他们能看穿我的手牌一样,在翻牌圈我有牌他们就弃牌,只要抗到底那一定是我输。”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叶凌云中招了,估计他自己也有这个感觉,但是他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件事。

    “OK,感谢你的分享,希望不是美化之词。”我笑着说了句,不声不响给他下了个钩子。

    “我在房间,有什么事情记得叫我。”

    “好。”

    挂断电话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看来我的猜想没错,赌场里的那些赌客绝对不是普通赌客!

    赌桌上的透明玻璃可以看到所有人的手牌,叶凌云没办法出千换牌,同样赌场没有理由串通其他的赌客。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赌客是赌场里的人,赌场会把手牌消息告诉他们,从而稳赢不输!

    其实那些人不需要是高手,但凡只要懂得德州扑克规则的赌客就可以收拾叶凌云,因为他的底牌相当于是透明的!

    鲸鲨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高手可普通牌手的区别在于是否会伪装!

    如果那些牌手伪装一下让叶凌云赢几次,那么就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更不会让叶凌云有种倒霉透顶的感觉。

    一般人输了肯定觉得是手气不顺,可在老千的世界中从来没有手气这一说,全都是套路和陷阱!

    现在我几乎已经确定赌场是个张开口袋的陷阱,谁跳进去都没有好果子吃,可那么大的口袋需要装下一条大鱼!

    对于鲸鲨和侯三爷来说,很显然我算不上是一条大鱼,哪怕我是一条小鱼可我不愿意去冒风险。

    “李小柔,赶紧起来穿上衣服。”我招呼了一句,直接把沙发上的李小柔叫起来。

    “啊?怎么了嘛?”李小柔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她的眼神有些复杂啊,搞的好像我要上她一样。

    “我有东西落在赌场,你去帮我拿回来,一会车子就过来接你。”我随口编了个瞎话,让她去看看赌场里是什么情况。

    在狭义上来说李小柔就是我的眼睛,帮我去赌场里走一圈,她连一条小鱼都算不上,所以她去要比我去安全的多!

    “哦,是什么东西啊?明天再拿行吗?”李小柔推脱了一句,她这么说就是明显的不想去。

    “一枚十万面额的筹码,明天可能就被人拿走了。”我不声不响下了个钩子,一个她必定会中的钩子。

    “哦。”李小柔慢吞吞的答应下来,可她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那个十万面值的筹码,如果能找到就送给你了!”我笑眯眯的说了句,她瞬间一愣!

    “啊?在哪个地方?”

    “可能在休息区的沙发,可能在赌场地毯,也可能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具体我也记不清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李小柔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风风火火的往身上套衣服。

    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其实进门之前什么东西都不准带进去,只有筹码是进门之后才拿到的。

    丢了筹码回去找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按照我对李小柔的了解,她一定会把整个赌场翻过来找一遍!

    我真正的目的是让李小柔回去一趟看看,看看大厅里还有多少人,看看那个陷阱是否还在。

    假设今晚赌场里没有一个人是‘外人’的话,那么那些赌客从哪里来的?肯定就是侯三爷自己的人!

    一群人做局演戏给几个人看,这就是侯三爷为什么一开始围着场地打招呼,他就是在认人!

    他的出现本身就不符合情理,但是改变目的之后他的出现瞬间合情合理,他要亲眼看看赌场里的人是谁!

    通过监控探头可以看到人的大体样子,但是看不破最起码的伪装,所以侯三爷才需要用肉眼进行辨别!

    侯三爷出现在自己的赌场合情合理,他和赌客打招呼也合情合理,但唯独不合理的地方就是他去了每一个地方!

    当时我就觉得那个老家伙不太正常,因为他在赌场里转了几圈却没有一个明显的目的,并不像是路过或者见到老朋友。

    很多当时被忽略的细节慢慢浮出水面,思维逻辑可以逆推出很多东西,再精妙的局也会有破绽存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