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522章 护花使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平时我从不轻易展示自己的千术手法,现在是非常时期,通过她们的眼神就能看出效果不错。

    我反手一个手法把项链又藏起来,两手空空的搓了搓手,龙常雪几乎把脑袋都快凑过来了。

    其实靠的越近眼睛越容易被欺骗,很多近景魔术就是靠手法和道具来达到欺骗的效果,我只需要手法就可以。

    “哇,你还会变魔术的?”龙常雪瞪大眼睛看着我,侧重点一下就被我转移。

    “小意思而已,还要看吗?”我笑眯眯的说了句,只要能找到突破口就好办了!

    “要看啊!”

    “好。”我搓了搓双手示意什么也没有,一个小手法再次把项链变出来。

    男人的双手是最有魅力的,可以用来打拼征服世界,也可以温柔的轻解罗裳……

    “周大生珠宝,吊牌都没剪,你这是糊弄我吗?”龙常雪拎着珠宝项链,这特么就尴尬了!

    刚才来的着急没有注意到细节,临时买来凑数的,没想到现在被拆穿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今天很容易能认识这位漂亮的伊凡小姐。”我不声不响的转移话题,感觉这个姑娘很有内涵的样子。

    从进门开始她就一直沉默不语,不过她并没有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反而她的眼睛很有神。

    “伊凡是你叫的吗?呸!脸皮这么厚!”龙常雪嘀咕了一句,我尴尬的笑了笑。

    现在看来这个伊凡只是一个名,前边还少了个一姓氏,单独称呼名才会显得亲近,就像朋友经常喊我三明一样。

    “我叫龙伊凡,你就是熊三明吧,以前听常雪说起过你,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龙伊凡这番话说的很大方,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可仔细一听就觉得不对味。

    用不同凡响来形容一个人不太合适,最要重的是她也姓龙,那么十有**是龙常雪的表亲。

    “没想到龙小姐对我这么好,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不住了,特意来赔礼道歉的。”

    我笑呵呵的看着龙常雪,昨天她被我吓的不轻,还顺带着被欺负了一顿……

    “呸!我才不稀罕呢!”龙常雪气呼呼的看着我,显然是心里有气啊!

    “那要怎么样才能开心呢?如果我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辞的……”我笑呵呵的搓了搓手,其实这话给自己留下了充足的余地。

    任何事情都没有一个具体标准,能不能做到全看我自己,要是过分的要求我肯定不能答应。

    “不需要!”龙常雪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坚定,现场气氛越来越尴尬,这任务恐怕要黄了。

    “常雪,他看起来并不是你说的那么坏,给他个机会吧。”龙伊凡主动开口帮我话说,可我怎么总觉得有点套路的味道呢?

    有些东西说不清楚但能感觉得到,也许是因为江湖直觉,我总觉得这个叫龙伊凡的姑娘不简单,心智和气场都在龙常雪之上。

    “伊凡姐,咱们今天下午还要去见老神仙,哪有时间跟他胡扯?赶紧让他走吧!”

    “别啊!正好我今天没事,你们出门也不安全,我可以当一下护花使者嘛!”我贼兮兮的说了句,龙常雪立刻拉下脸。

    “笑话,我们缺少护花使者嘛?排队的都排到山海关了!”

    “在哪呢?为什么这里一个也没有?难不成都去山海关开会了啊?”我调侃了一句,龙常雪气的脸色通红。

    “常雪,让他一起去吧。”秦伊凡轻轻说了句,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她的眼神不太对劲。

    “伊凡姐!”

    “他欺负了你,今天让他给你拎包吧。”龙伊凡轻轻挽了一下耳边长发,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好!你非要留下来,那就给我们拎包吧!”龙常雪转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龙伊凡给我的感觉很特别,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相比龙常雪她要更睿智一些……明显鬼点子更多一些!

    “好的好的,感谢秦小姐给机会,谢谢了!”我对着龙伊凡笑了笑,她是能左右龙常雪的存。

    “不用客气,吃饭吧。”

    一顿饭吃的很无聊,她们两个把我晾在一边,说什么根本就不给我插话的机会。

    吃完饭我跟着她们一起离开,她们开车前边我招呼人在后边,感觉就像是给人当保镖一样……

    车子一路飞驰也不知道开到哪里,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套路,但我总觉得有点危险。

    我让雨哥提高警惕,万一她们两个一琢磨把我引到一个地方,让人埋伏修理我一顿呢?

    俗话说拳怕少壮,棍怕老郎。

    对于龙家这两个姑娘,我是真的吃不准她们的做事风格,也吃不准她们能干出什么事儿来……

    车子一路朝着郊区飞驰,我心里越来越没底,因为总觉得有种被套路的感觉。

    “雨哥,这地方是哪里?”我不放心的问了句,现在就我们这几个人很容易被伏击。

    “太原市的郊区,具体去哪里我也不清楚……”

    “瞎子,火狗带了吗?”

    “在后备箱呢,昨晚小勇放的,说是你可能会用到。”

    一听这话我暗暗松了口气,小勇那个小子还真是机灵,这样的人怎么会不招人喜欢呢?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进入一个乡镇,对没错,就是乡镇级别的地方,相比太原的繁华不知道差了多少档次。

    车子七拐八拐的进入一个村子,水泥路还算是比较好走,所到之处都是二层高的小楼。

    很快车子停在一个二层平房门前的空地,周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门口一颗大树上系着密密麻麻的红丝带。

    一看这个绑红绳的大树我就明白了,这是一个‘会看事儿’的地方。

    龙常雪和龙伊凡下了车,司机从后备箱拿出了大包小包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来送礼的一样。

    “明哥,她们这是来干啥的?走亲戚吗?”

    “走亲戚也不会拿这么多,她们是来找老神仙算命的……”我笑着调侃一句,这就是人性啊!

    两个司机不停的从车上搬东西,除了酒水和礼品之外还有一些礼盒,满满两车都被搬了下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门口招呼着,一看这家伙就是个朴实的农村汉子,穿着打扮都很一般。

    我觉得这个人并不像是会算命的样子,因为他身上缺少一种点金算卦的神秘,说白了就是不会故弄玄虚。

    “明哥,咱们下去看看吗?”

    “有什么好看的吗?花钱买个心理安慰而已。”我不屑的笑了笑,对于算命这种事情我是敬而远之。

    我真正佩服的是猫眼三奶奶那种奇人异士,还有那些真实存在的东洋邪术,至于点金算命那就是糊弄人的玩意。

    “那她们怎么还来算命啊?”

    “这个世界从不缺少愚昧的人,也从不缺少郁郁寡欢的人。”

    在我看来能够来算命的多数是生活不得志的人,顺风顺水的谁会来算这个?

    很多人相信算命是因为别人口中说的言之凿凿,好像确有其事一样,但别忘了这些人本身就是不怎么聪明的愚昧之人。

    俗话说流言止于智者,一百个愚昧的人说同样的谎话,那都不会改变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如果轻易相信愚昧之人的话,那么和愚昧的人又有什么分别呢?

    下车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靠在车门上抽烟,龙常雪冲着我摆了摆手。

    “你们在这里等着吧,别进来!”

    “谁稀罕进去呢?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我笑着摆了摆手,可这话正巧被出来搬东西的中年男人听到。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冲着他笑了笑,都是在江湖上混饭吃的江湖八门,还分什么彼此呢?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