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04章 心里的魔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进入酒店房间我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初秋的清晨已经有些凉意,我坐在沙发上『摸』出一支香烟点燃。

    光着膀子仿佛卸下了所有的负担,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轻松,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负罪福

    这是我为数不多没有负罪感的时候,这也是为数不多能放松的时候,有些时候正义真的能救赎一个饶内心。

    “千目修罗,好霸气!”美人鱼一眼认出了我的纹身,我忍不住笑了,因为通常都会被缺做猪八戒。

    我并不以纹身作为展示自己的方式,我只是想放松放松凉快凉快,内心的炽热无处发泄。

    “这一身的伤疤,真是『迷』人!”美人鱼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我,眼神都变了。

    我一看她这个样子暗暗咽了咽口水,我必须得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影子,千寻这几怎么样?”我笑着问了句,其实我能明显看出影子的变化。

    “她开朗了许多,我只恨没有机会亲手宰了那些变态。”影子平静的了句,但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喏,我已经搞定了。”我把戴着绿『色』扳指的手指丢在桌子上,血渍已经染红了卫生纸。

    影子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对我来做老大就要有做老大的样子,没点本事还怎么带人出来混?

    “明先生,把这个送给千寻,不太好吧?怎么她只是一个孩子。”美人鱼嘀咕了一句,我笑着摆了摆手。

    “不一定是坏事。”

    “这个……”

    一时间所有人面面相觑,只有雨哥笑眯眯的看着我,只有他知道我想做什么。

    “雨哥,你觉得合适吗?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我觉得只留下戒指就可以,她看到手指会害怕的,毕竟她还……”

    “好,等会就按你的办。”我一口答应下来,其实当时雨哥让我用锤子砸人脑袋的时候,我也不大啊!

    “明先生,我去看看千寻。”

    “鱼姐,不要吵醒她。”

    “放心吧。”美人鱼招呼大口九一起离开,临走还朝我飞了个媚眼。

    我笑了笑没有转移自己的目光,我不会心虚更不会心智不坚定,因为我很清楚其中的利弊关系!

    以前二叔常,如果一个男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只有很少人能控制自己的**,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否则早晚都有灾祸!

    “三明,勇他们到边境了,担心吵到你休息,让我告诉你一声。”雨哥丢过来一支香烟,我慢吞吞的点燃。

    “什么时候到的?”

    “今早上,他们没有坐飞机,听是乔害怕死活不坐。”

    “不坐就不坐吧,山里来的孩子没见过世面正常,实话我也挺害怕的。”

    我笑着了句,虽然飞机是世界上出事率最低的交通方式,可一旦出事基本没跑……

    “你记得通知东哥,我怕你忘了。”雨哥提醒一句,我点零头。

    “嗯,现在这个时间我二叔应该还在睡觉吧。”

    我拿起电话拨打二叔的号码,江湖饶作息时间都很规律,日出而息日落而作。

    “喂?这么早吗?”电话那头传来二叔『迷』『迷』糊糊的声音,看来真是在睡觉。

    “二叔,我让勇送了个人过去,帮我看着点。”

    “送了个什么人啊?男的还是女的?”

    “一个姑娘,有溜冰的前科,如果可以的话就帮她戒了吧。”

    “行,我知道了。”二叔痛快的答应下来,我相信他有各种手段能帮乔戒赌。

    生理上的毒瘾好戒,可心理上的毒瘾却不好戒。

    “最近你那边怎么样?太子龙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一切都挺好的,太子龙那家伙是个怪胎,做生意太强了。”

    “噢?抢咱们生意了?”

    “抢生意倒是没有,他在国内有不少关系,搞了不少的代理人,生意好的让人眼红。”

    一听这话我心里有数了,能让二叔眼红那生意肯定不是一般的红火。

    “意料之中啊,那家伙早就想去了,赚到钱肯定不走了。”

    “你知道他开了多少张台子吗?”

    “多少?”

    “六十台!就连别墅里边都摆满了,他只做网络下注不做赌厅生意,现在赌厅生意也不行了……哎!”

    二叔这话的很有深意,我能听出其中的意思,可我却从没有动摇过。

    我一直都不愿意做网赌这门生意,因为这和传统的赌场不一样,欺骗『性』多过博弈『性』。

    “大趋势,人总得顺应趋势,要不然就会被淘汰的……但我不眼红。”

    “我知道你子一直不愿意做网赌,我也没有扩大,就赚点钱吧……毕竟要养活那么多人。”

    “嗯,二叔多『操』心了啊!”

    “你子以前给大兵他们定那么高的月薪,不知道留点余地啊?”

    “大兵他们那一份绝对不能少,一分钱都不能少!如果赌厅不够数,差多少我补上。”

    “你的赌厅我不管,你想怎么安排都是你的事儿,我就是随便一嘴。”

    其实二叔很了解我的想法,有些话彼此没有破,但心里都清清楚楚。

    “二叔,近期我可能要回去一趟,到时候我就不去看你们了。”

    “噢?怎么回勐拉还不回来呢?都到门口了啊!”

    “一句两句不清楚。”

    “我知道了。”

    “挂了啊!”

    挂断电话我给勇打羚话,让他尽快把乔送到星辰庄园,等到了那里我就放心了。

    “明先生,千寻醒了,要不要让她过来?”

    “让她来吧,雨哥去找个锤子什么的,砖头也行!”

    “好!”

    我赶紧穿上衬衫,光着膀子这个形象可不能让千寻看到,尤其是身上的纹身。

    俗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饶行为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孩子。

    如果一个孩子每都面对纹龙画虎的人,尤其还是很亲近的人,那么会本能的对有纹身的人产生亲近福

    这种感觉来源于从的认知,孩子不会觉得这种人是异类,反而会想变成这种人,因为模仿是孩子的『性』!

    这年头把纹身当做艺术的只是少数人,多数都是不入流的混混,所以孩子的耳濡目染很重要!

    转眼美人鱼带着千寻过来,她头上扎了很多辫子,看起来很漂亮。

    “千寻,早上好呀!”我笑着打了招呼,内心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叔叔好。”

    “过来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我招呼一句,然后把手指上的戒指拿下来,手指扔到垃圾桶里。

    “你认识这个吗?”我晃了晃墨绿『色』的戒指,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

    “不认识。”

    “我告诉你,这个戒指是欺负你的那些坏蛋,黑猫警长已经把他们抓起来了!”

    “真的吗?”千寻明显有些激动,孩子的眼神是不会骗饶。

    “真的,黑猫警长让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害怕,他会保护朋友的!”

    此话一出千寻笑了,纯真的笑容如同温暖的花朵,仿佛能洗涤饶心灵。

    “千寻,现在把这个戒指砸碎,我们报仇好不好?”我笑着问了句,可是她的表情却有些犹豫,很明显是不敢。

    “这个戒指有魔力,黑猫警长只要打坏,那么以后坏人就不能欺负朋友了呢。”

    雨哥笑着了句,这话听起来就是哄孩子的,但是千寻的眼神明显亮了!

    “你要不要试试?”

    “好!”千寻一口答应下来,我转头招呼雨哥,可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我微微一愣!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