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08章 劳逸结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进门的是个穿黑色套裙的大姐,身材还算可以,但刚才选平板的时候我见过她啊!

    我记得上边有标注的年龄,可我做梦也想不到瞎子会选这个啊!

    “瞎子等等,你是不是选错了?”我小声嘀咕了一句,心说选错了还可以挑换的!

    “没错啊!”

    “卧槽,你这个口味……”我暗暗咽了咽口水,话到一半我也不好说什么。

    “明哥你不懂,没有二十岁的懵懂,也没有三十岁的浮躁……经过时间沉淀后现在刚刚好。”

    瞎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他这一套一套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但听起来好像还有那么点道理。

    “行,你自己喜欢就好,去吧。”

    “大姐,你保养的很好啊!”瞎子贼兮兮的上前打招呼,我低头揉了揉太阳穴,头疼。

    俗话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通过一些小事也能看出不同的性格。

    每个人的选择和喜好都是不一样的,我不能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别人,本身来这里就是放松的。

    很快又有人进门,一身白色吊带外加鹅黄色的蓬松公主裙,脚下踩一双透明高跟鞋,纤细一览无余。

    我还是比较喜欢同龄人,青春靓丽肤白貌美的那种,风尘气越少越好。

    “晚上好。”

    “你好。”我笑着打了招呼,上下打量看起来还真是不错啊!

    “曼丽,七号房,都准备好了。”中年男人招呼一句,没想到这姑娘的名字也好听。

    “知道了,先生请这边。”

    “好。”

    我起身跟着曼丽进入七号房,房间内的装修档次要比上次的好很多,天花板还是液晶星空顶。

    “请坐。”

    “这个星空顶挺漂亮的。”

    “你可以选一个比较喜欢的,给。”

    曼丽递过来一个液晶遥控器,转换有海底世界,有紫色天空,还有蓝天白云和水晶花海等等……

    不得不说这玩意上档次,我是第一次体验,不知道这东西装家里会不会别有一番滋味。

    在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很多东西,外边全部都带着包装,还有一次性的牙膏牙刷。

    曼丽放下包包洗了一下手,紧接着端着一盆水过来,还有一条拆开的一次性毛巾。

    我感觉她的衣着品味很不错,上下搭配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还不会让人觉得活力过了头。

    热毛巾擦脸瞬间感觉神经都放松了,她俯身帮我脱掉鞋袜,然后放在水盆里洗脚。

    这种流程就像是足疗店一样,但不同的是没有了那种程式化的感觉,更多的给人一种居家的美妙。

    “你多大了?”

    “二十四。”

    “年龄都是真的吗?我看刚才平板上也写的二十四。”我随口问了句,其实心里更好奇的是瞎子那边。

    “嗯,都是真的。”

    “你真是个平面模特?”

    “当然。”

    “摆个poss看看?”

    “没问题。”

    曼丽站在房间里摆poss,动作转换非常娴熟非常快,一看就是专业的。

    “对了,你认识那个四十岁的大姐吗?她真四十了?”我话锋一转开始打听,心里总是有些好奇。

    “认识,大姐保养的很好,一般人看不出来的。”

    “厉害了!”

    “请问空调温度还合适吗?”

    “合适。”

    “请换一下衣服,过来躺下。”

    “好。”

    我换上一身轻薄的睡衣,衣服上还带有新衣服的那种涤纶味道,感觉轻松了不少。

    床单上铺了洁白的浴巾,还有专门的空气枕,这东西一般都在洗浴中心用的比较多。

    她在空气枕上铺了一条毛巾,我躺下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准备享受这个美妙的夜晚。

    曼丽拆开一次性的牙膏牙刷,动作非常的熟练,看来这就是由内而外的流程了。

    以前我洗过无数次盐奶浴和水床,也洗过各种各样的帝王浴,可用牙膏牙刷的还是第一次。

    “请张开嘴巴,稍微侧头哟。”

    “嗯。”

    她用牙膏蘸水开始给我刷牙,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废人一样,还得是重度残废的那一种。

    其实享受花样无非就那么多,最重要的是服务以及水平的高低,最重要的是减少自己动手的地方。

    我是第一次躺在床上让人帮忙给刷牙,这种感觉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会所体验,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帮忙刷牙的力度很轻很轻,我以前从不知道刷牙也能让人舒服,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不过这让我想到了涮牙口,雨哥拿着牙刷给丧狗刷牙,那场面让人不寒而栗啊!

    “先生好年轻,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一切都让我来做。”

    “嗯。”我刷着牙也没有办法说话,隐约能闻到她身上的气息。

    “漱口一下。”

    “咕噜咕噜……噗。”

    “请放松一点,好好休息。”

    “好。”

    一条热毛巾摊开放在脸上,一股热气席卷而来,让人舒服的昏昏欲睡。

    在敷毛巾的同时她帮我洗手,热乎的毛巾感觉很到位,这一刻我不禁感慨有钱真好!

    热敷毛巾后开始头部按摩放松,她的手指晶莹剔透,没有那种粗糙的感觉。

    一般来说足疗或者按摩的人手上都会粗糙,不管用多少去除死皮的药膏都不管用。

    在呼噜噜的流水声中让人彻底放松,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天花板的海底世界,让人仿佛甚至于海底最深处。

    简单放松过后就是洗面,大多数会所都不好找这个服务,反倒是路边理发店里有。

    先是洁面然后就是清理修剪,伴有一些轻微的小手法,最后是梳理眉毛以及简单的修剪鼻毛。

    洁面后是干洗头发,这一刻我隐约有些恍惚,仿佛真的来到了街边理发店一样。

    不是这个服务不舒服,只是因为不上档次,因为以前满大街都是这种套路……号称中年油腻男的最爱!

    “真是难得呀。”我感慨了一句,她的发梢掠过还会带来一股清香。

    “嗯?有什么难得?”

    “洁面和干洗,现在很少见了。”

    其实大多数会所不放这个服务,不只是因为档次不够,更多的是要不上价钱。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

    在路边几十块钱就能搞定的,放在会所要几百上千,那肯定没人能接受……

    我想只有在这种全套的放松当中才能体会,当指甲轻轻滑过头皮的时候,带来的那种感觉让人全身舒畅。

    干洗和理发店的洗头还不一样,就相当于是上洗头膏后的反复按摩抓痒,以享受过程为主。

    洗干净头发后拉过旁边的机器,温热的气浪扑面来而,暖暖的很舒服。

    烘干头发的时候她开始帮忙采耳,简单擦了擦水渍感觉有些糊弄,但很快我发现我错了。

    她从工具包中拿出了几张纸,稍微一卷我就明白了,这是香薰耳烛啊!

    这可是一个大杀器项目,对于技术要求很高,一般也很难能碰到。

    香薰耳烛绝对不是洗浴中心的采耳能比的,档次差距太多,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她点燃耳烛立刻吹灭,让温度沿着空气传递到耳道内,烘干水分的过程舒服的让我差点哼哼出来。

    幸好以前二叔经常带着我出入各种场合,我也算是‘久经沙场’,绝对是久经考验过的人啊!

    “温度还可以吗?”

    “很好,耳烛很舒服。”

    耳烛烘烤可以清理耳道内的积水,还可以清理耳朵内的脏东西,轻轻一擦就下来了。

    在等待耳烛的时间内她拆开了一包眼贴,轻轻一贴立刻感觉到一股清凉,像是薄荷一样的畅爽。

    清凉让头脑变得越发清醒,这一刻我感觉自己是通透,眼睛凉飕飕的……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变得不再重要,所有的沉重和压力都随风而去,我能明显感觉到减压的滋味。

    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压力,人要学会给自己减压,劳逸结合才能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