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483章 因果有报 (第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赌徒被老千刮油水,被狗庄骗钱,那是无辜的吗?并不是……

    因为没有人请他们去赌,也没有人逼他们去赌,更没有人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一切都怨不得别人!

    这些老千是无辜的吗?他们做局杀水鱼,他们坑蒙拐骗不择手段,搞得很多人家破人亡,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雪花不停的飞舞,这原本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夜晚,但是却被惨叫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老板给个机会!给个机会啊!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

    “给你马勒戈壁!都特么给我瞪大眼睛好好看着,敢在这里出老千就是这个下场!”

    小森扯着嗓子破口大骂,其他赌客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一个个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都给我扒了,一个不留!”小森一声令下,我知道这是要开始杀猪了。

    那些人全都被扒的干干净净,身上值钱的东西包括银行卡,瞬间被洗劫一空。

    在下着小雪的夜晚,光溜溜的可不是一个好滋味,可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有人在询问银行卡密码,鲜血洒了一地,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的鲜红。

    我冷冷的看着一切,看着他们被一群人毒打,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

    俗话说意外来临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是无辜的,我很相信这句话,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谁是该死的,谁是不该死的。

    俗话说人人平等,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平等,只有在某些时候人才是平等的。

    当面临死亡与不治之症的时候,再金贵的命也不过是一条命,哪怕再有钱再优秀,哪怕拥有的再多,可是却无法拥有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命。

    看着满大街上那些蝼蚁一般的生命,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感叹人人平等……

    此刻不管是多么优秀的老千,不管拥有多少财产,这一刻都是砧板鱼肉而已。

    “三明,这些人可真够惨的啊。”

    “罪有应得。”

    “他们要了钱,是不是就放走了?”

    “不会的,没这么简单。”我笑着说了句,就看今晚这个场面,最少也得剁手。

    按照江湖规矩抓到老千只要一双手,剁下双手给人留条命,不至于赶尽杀绝。

    “拿锤子来,按照规矩办事。”权先生一声令下,立刻有人拿出了一把锤头。

    在此之前我见过用锤头砸手,没想到他们这边流行这个,在国内肯定要被剁手了。

    那些人在不停的求饶,鼻子眼泪全都下来了,可是却不会改变任何结果,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我点燃一支香烟冷眼看着一切,做老千一旦被抓就是这个下场,怨不得别人!

    此刻能保他们的人不多,我可以算一个,我知道我说话权先生一定给面子,可我却没理由这么做。

    小雪越下越大,阵阵凉风带来了些许凉意,打骂声回荡在夜空之中,但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那些光屁股被按在雪窝里一顿毒打,那些刀斧手下手很重,直到把人打的一动不动才停手。

    就在这些人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时候,有几个人在不停的劝说不停的说好话,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正常赌客没有人会替他们说话,因为这是利益对立面,没有人会为欺骗自己的人求情,这是人之常理。

    我想这几个人和刚才想捅我的青年一样,应该就是埋伏的武将,但是他们人数有点少,就算有枪也不敢拿出来。

    赌场里的几个人拿着猎枪,他们的枪火力更猛一些,动刀动枪的时候要评估一下双方的实力,没有实力很容易就会被人打死……

    sho(pc_middle);

    一个家伙被按在了地上,有人高高举起了大锤子,狠狠落下砸在人的手上!

    “嗷嗷嗷!”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被砸手的家伙不停的在地上打滚,一锤子下去手骨肯定都砸碎了!

    如同用石头砸烂一只鸡爪一样,骨头关节都扁了,可想而知有多疼……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跑了出来,刚才在赌场的时候没有见过,看年龄应该有三四十岁,一身风衣打扮很得体。

    她直接朝着金丝眼镜冲过去,看她哭的那个样子应该是情人一类的关系。

    现场伴随着惨叫声和哭喊声,多了一丝肃穆,大兵和虎贲都看到了这个场面。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做事的时候没有后悔,现在出事了哭哭啼啼,还有用吗?”

    我笑着说了句,感觉人都是后知后觉的动物,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长记性!

    就像很多走向歧途的年轻人一样,触犯法律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当面临监禁判刑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可后悔还有用吗?

    如果这个世界上后悔有用的话,那就没有那么多的遗憾,如果忏悔有用的话,那要监狱来做什么?

    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那个中年女人连滚带爬的朝我跑了过来,还没有靠近就被人踢翻在地。

    她的头发散落了一地,风衣也沾染了不少的雪花,我示意大兵过去制止一下。

    看这个女人打扮应该是得体的人,并不像是那种下三滥。

    女人跪在了我的面前,双手合十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是我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能看出来她是在求饶,我也能看出来她是想让我放了那些老千,同样这个女人绝对看不出来我是谁,这些话都是那个金丝眼镜告诉她的!

    “有什么话站起来说吧。”我主动扶了一下她,可是她却不为所动的跪着。

    “如果你喜欢跪着,那你就跪着好了。”我笑着说了句,我从不喜欢被人胁迫,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

    曾经我这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见不得女人掉眼泪,可那是曾经!

    如果我能听懂她在说什么,我可能会有一些恻隐之心,但是我听不懂她在讲什么。

    赌场没有打算要放过他们,我也不打算插手,毕竟我不需要他们这种程度的朋友。

    “思密达!”

    女人看到求了半天我无动于衷,她向前一步抓住了我的皮鞋,不停的在我脚边磕头,不停的说什么。

    这一幕让谁看了都会有恻隐之心,尤其是大兵和虎贲,不过好在他们听不懂韩语,听不懂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三明,她在说什么呀?你能听得懂吗?”大兵一脸复杂的询问,旁边的虎贲也是同样的表情。

    我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他们最受不了这种事情,因为在他们心里有一道红线,这道红线就是保护那些平凡的人们。

    “这个女人告诉我,她想花钱来买这些人的命,让我为这些人求情放过他们,大体就是这个意思吧。”

    “看他们这个样子也差不多了,要不要帮他们说说话?看她这个样子挺惨的。”

    “我也想帮他们说话,可是今天的人是我抓出来的,这话我没法说呀!”

    我笑着说了句,女人看到我们在交流,她以为有了效果。

    我能清楚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此刻她就跪在我的面前,抓着我的脚踝不撒手。

    “三明,看这个女人挺惨的。”

    “如果在小勐腊的赌场里抓到了有人出千,你们觉得我二叔会怎么处理?会放走他们吗?”

    我小声问了句,大兵和虎贲摇了摇头,他们都知道我二叔会怎么做。

    “在这里是权先生的赌场,我们只是受邀过来,这不是我们的赌场我们说了不算,就算求情也无济于事。”

    我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冷血无情,只是我没有帮他们的理由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