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135章 头脑致胜 (第三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能好端端的捧山羊胡吗?很显然不会,可他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在赌桌上恭维别人能赢是客气话,其实心里都巴不得别人输光了才好,但是心里话永远不会说出来。

    “这位老板,虽然我觉得你红光满面气运加身,要是这把牌你输了,那可不能怨我啊!”

    “切,你以为我会输?”山羊胡翻了翻白眼儿,他已经中钩子了!

    “输了就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好运气用光了就只剩下厄运,所以趁着运气好的时候你不下大注多赢一点吗?”

    “你懂什么?这叫小富则安!”

    一听这话我差点就笑了出来,在赌桌上小富则安,他的心可真够大的啊!

    “哎呀哈,哎呀!”我猛然拍了山羊胡一下,猝不及防他吓的一个哆嗦,手里的香烟都掉了。

    “你干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突然又觉得你印堂发黑,厄运已经来了,恐怕你要输啊!”

    “你特么什么意思?闭上你的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我看人一向很准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你!”

    “屁!”山羊胡骂骂咧咧的,他已经被我挑起怒火,那接下来就好办了!

    其实我对山羊胡说这些话都是说给花领带听的,因为他现在坐庄,一会他打骰子。

    “朋友,你要玩吗?”花领带打骰子之前问了句,我笑着摆了摆手。

    “不不不,你们玩着,我那边有朋友在下注呢,发牌吧。”我指了指影子,花领带打完骰子之后给所有人发牌,然后开始下注。

    所有人都下注但是没有一家超过一万筹码,反而花领带面前有几十万筹码的样子。

    “没人下注了?玩的这么少,那我买一家吧。”我笑眯眯的说了句,与此同时朝着影子勾了勾手指头,他立刻把筹码递过来。

    “噢?你想买哪一家?你要买多少?”花领带一连串的询问,他的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慌乱!

    “我要买哪一家与你无关吧?我要买多少好像也和你无关吧?只要不超过你的底注,有什么问题吗?”

    我转头招呼中间人过来,他立刻点头表示没问题,赌桌上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

    买牌是闲家的一种玩法,就是觉得哪家牌可能会赢,在所有人下注不够庄家总数的时候,可以补筹码下注。

    补注的人没有底牌,买哪一家的牌就用哪一家的牌去和庄家比大小。

    “差不多还差三十万的样子,我就补一注三十万吧,买他的牌!”我指了指山羊胡,花领带的眼神迅速闪过一丝诧异。

    已经发出来的牌不好改变,除非他要在这里出千,可是当面出千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如果这把牌花领带赢了,那么我一定会要求查牌,在我眼皮子底下他来不及销毁出千证据!

    其实刚才花领带眼神中那一瞬间的错愕就让我确定,这把牌山羊胡的底牌很可能会大过庄家的牌!

    “你刚才不是说我要输吗?你怎么来买我的牌?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山羊胡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可他并不能决定什么,因为这是牌桌上的玩法。

    “我买牌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赢了我跟着赢,你输了我跟着输,这点规矩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此话一出山羊胡无话可说,我压根就没打算从影子那边赢回来,我选择赌一次运气!

    这一次运气不是赌牌面大小,而是赌套路和钩子!

    在我故意激怒山羊胡的时候,看似与花领带没有任何关系,可他们是一伙的,那同伴之间没道理让自己人当众出丑!

    这是一个很冒险的决定,赢了可以回本,输掉也只是多输三十万而已,还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sho(pc_middle);

    “开牌吧,难道你还想试试高空走钢丝儿?掉了可是会死人的!”我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花领带,这两句江湖话他能听得懂!

    临场出千也叫走钢丝儿,尤其是在开牌之前临时决定出千,那会有更高的被抓风险!

    花领带掀开了两张麻将牌,他有用手掌遮挡的动作,这是他一个习惯性的动作,不知道他有没有胆子敢出千……

    花领带的底牌是九点,这是单点数最大的牌,其他人一个个都面如死灰,没有对子根本就赢不了。

    我微微眯起眼睛做好抓千的准备,如果他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出千而不被发现,那我算他的本事!

    “哎呀呀,看来你买错了呀!”山羊胡调侃了一句,他掀开了两张麻将牌,但结果让所有人都愣了!

    山羊胡的两张牌是一对‘大蛋’,也就是一对一饼,正好能大过花领带的九点。

    “哎呀哈,你看看这事闹的,我就说你红光满面要赢钱吧?哈哈哈哈,沾光沾光了啊!”

    我笑呵呵的拍着山羊胡的肩膀,这家伙赢了却还愣在原地,好像不敢相信的样子。

    此时此刻花领带什么都没说,他立刻赔付了三十万的筹码,按道理来说对子是要翻倍的,但我是补注所以不翻倍。

    “三十万下注额度的规矩,我觉得应该足够了吧?”我笑着说了句,中间人立刻点了点头。

    这小子并不知道赌桌上的恩怨,他只知道我赢了要替我高兴,因为他要从我身上赚提成的!

    花领带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刚才是着了我的道,他也知道我看出了他和山羊胡的关系。

    我并没有点破什么,只是下了个钩子就让他把赢到的吐出来,还是加倍吐出来!

    “我说过我看人的眼光一向都很准的,再怎么说也是跟着你沾光,为了表示诚意,我要感谢一下。”

    我笑眯眯的说了句,然后开始扒拉一堆的筹码,专门挑选一万一个的筹码。

    很快我手里的筹码已经有七八万的样子,山羊胡眼巴巴的看着,最后我挑了一个五千的筹码,他的脸瞬间绿了。

    如果有二百五的筹码,那我一定会挑一个送给他,可惜这里最小都是五千的筹码。

    “多谢多谢啊!”我朝着山羊胡晃了晃筹码,他脸色铁青什么都没说。

    “哎呀呀哈,我想了想你也不缺筹码,还是算了吧。”我手指翻转把五千的筹码丢给中间人,他立刻点头表示感谢。

    山羊胡气的脸色涨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给他筹码是感谢,不给也是应该,赌桌上从来都没有情分可言。

    “过来。”我冲着中间人勾了勾手指,他立刻凑到我的身边。

    “老板有什么吩咐吗?”

    “我不喜欢玩麻将牌,有没有玩扑克的赌桌?帮我找一找。”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老板喜欢玩什么?”

    “什么都可以,如果德州扑克的话就最好了!”

    其实德州扑克并不是我的强项,但是在我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时候,选择德州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这种玩法到最后一张河牌的出现之前,谁都不知道最后的输赢,结果变数很大!

    同样想在德州扑克中做局的话,需要有人配合,那么配合的过程就容易露出破绽!

    “请稍等一下,我马上去找!可是德州扑克不一定有,船上一直都是百家乐和诈金花多一点,再小众一点的就是二十一点。”

    “诈金花也可以。”

    在中国北方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诈金花这种玩法,流传甚广,娱乐性强,同样出千作弊手法也层出不穷。

    我最擅长的就是玩诈金花,和其他的玩法有所不同,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需要荷官来发牌,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千术手法有发挥的余地……

    黑色枷锁 说:

    祝大家晚安好梦,临近年关要注意休息,注意防火防盗,安全才是回家最近的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