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意识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秦方嘴角边勾起一抹弧度,这叶无双看着秦方的表情,心里有些心酸,那方余琛对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也是因为……她

    和他失踪的女朋长得有几分相似?

    叶无双故作轻松的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你的妹妹,她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爱她的父母和哥哥们,还有一个对她用情至深的男

    朋友……

    而我呢,八岁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我连母亲的最后一程都没送到,父亲就把我扔到M国,八岁的我毫无分文就这样被扔在M国

    ……

    我太小了,连工作都没有,只能在街边乞讨,后来我遇到了我的养父,他养我,教我做人,省吃俭用都要供我读书。

    但是当我有能力孝顺他的时候,一次暴乱……他去世了。从此我又变成一个人的了。”

    秦方没有想到叶无双会和他说这些话,又下意识的问 :“他什么时候离开你的?”

    “十八岁的那一年。”

    叶无双发现自己失态了,立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笑着对秦方说道:“哎呀,这些不开心的事情都过去了,在叶家,这种亲

    情就和没有是没区别的,我都习惯了。”

    秦方忽然用手摸了摸叶无双的脑袋,一脸认真地说道:“只要你愿意……我愿意认你做义妹,这样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了……双

    双。”

    叶无双眼眸有些红润,“秦警官做我义哥?我这身份不合适,而且我不想做她的替身。”

    “不是替身。”

    秦方又深思了片刻,又说:“你可能最近才回国,不清楚京城在这五年发生过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曾经有一个人长得也和她

    有几分相似,不自量力想要上阿琛的床,但是……

    阿琛宁可死也没有上她,并且将她赶出京城,永远都不允许她回来。所以,无论是对于阿琛还是我而言,她就是她,你就是你

    。”

    叶无双听到秦方这么说,忽然心里又多了一个心跳声。

    那天晚上,他其实是内心喜欢自己的,所以才会和她发生关系?

    并不是把她当做别人的替身吗?

    “好了,我该回警局了,不然……有人要吃醋了。”

    秦方嘴角边勾起一抹弧度,他意味深长的又摸了摸叶无双的头,好像故意让在远处偷看的方余琛炸毛。

    果然秦方的动作真让方余琛感到不爽,脸色有点黑。

    方余琛走上前来,秦方已经走了。

    叶无双一看到方余琛那张脸,忽然昨晚方余琛充满**的脸又在她脑海中浮映出来,然后秦方对她说的话,在她耳边循环播放

    着,叶无双竟然避开了方余琛的眼神。

    方余琛捉住叶无双的手,声音里略带几分生气,说:“刚才二哥和你说什么了?”

    叶无双听到这话,忽然又想起秦方那些话,脸忽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撒谎道:“没,什么都没说过,我公司还有点事情,方总

    我先走了。”

    叶无双抽回自己的手,慌里慌张的就离开了医院,这方余琛远远地看着叶无双离开,心里竟然有几分生气,难道……

    她多次拒绝自己的原因,是因为秦方?

    想到这里,方余琛的脸忽然冷了一片,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痛。

    他自己都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君辙撞上了他的枪口上,君辙还想为叶青求情,对方余琛说:“方总,你……能不能收

    回对青儿的起诉?”

    方余琛忽然冷漠的看向君辙,嘴角边勾起一抹讥笑,说:“为什么?让我收回起诉,你好歹给我个理由。”

    “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不能看着孩子在牢里出生。”

    “呵。”

    方余琛一声冷笑,脸上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又说:“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们,如果还敢缠着双双不放,我发誓……你们这

    群人一个都逃不了。她顾念旧情从未对你们下过手,但是我可不一样。”

    君辙感到恐惧,这就是方余琛最真实的模样吗?

    平时看着他一副谦谦君子却清心寡欲的模样,现在面对一个如同修罗般的男人……

    这就是用短短三年成就一个帝国的男人吗?

    “只要你愿意放过青儿,我保证不再纠缠于双双。”

    “君先生,你在开玩笑吧?我有一万种方法能让你不纠缠着双双,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用这最蠢的方法?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

    从来没有人敢完我床上送女人吗?

    是因为四年前有一个人这么做了,第二天她家就破产了,被我赶出了京城。所以……你不觉得那女人的报应还轻了吗?还是说

    ,你宁愿让整个君家破产,来保她?”

    方余琛这话刚说完,这君辙脸上明显流露出几分犹豫,他不屑的看向君辙,直接高冷的离开了医院。

    方余琛离开了医院后,回公司重新工作,可是自从昨晚的事情发生后,这方余琛好像疯了魔似的,只要一空闲下来,满脑子都

    是叶无双那女人。

    何适发现了方余琛的不对劲,关心道:“BOSS,你好像有些不舒服。”

    方余琛很不爽的瞪了何适一眼,“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你的一个朋友,他和他最讨厌的女人发生了关系。但是那女人说不要他负

    责,他很生气……但是他工作之余满脑子都是她,你分析下你这朋友怎么了?”

    何适嘴上的笑意藏不起来,但是他必须给到老板面子,“那我觉得,我这朋友他恋爱了,他喜欢上那女人了。”

    方余琛眉头一皱,他……恋爱?

    “可是你这朋友心里明明有爱的人了。”

    “可能是我这朋友已经放下了曾经的爱人,也许他可以过上新的生活了。”

    “这不可能,滚!”方余琛内心极其否认的事实被揭穿后恼羞成怒。

    何适按照方余琛的话,真的离开了办公室。

    其实这是方余琛的情感问题,只能他自己面对,任何人都帮不了他,但是他若真的放下了曾经的挚爱,这也不完全不是一件好

    事。

    过上新的生活吗……

    方余琛忽然感觉到一丝疲倦,心里念着的竟然是回家之后想要看到叶无双替他熬得汤。

    他稍微了闭上了双眸,脑海里又是叶无双的模样。

    穿礼服的她真的很漂亮,他们一起送王八的时候,叶无双那偷笑的模样,以及……他被下药后和叶无双的对话,都能让他感受

    到短暂而又美好的快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