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吻我,就救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主楼那边出现了一群保镖。

    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分开搜寻什么,见到阻拦的人直接动手。

    “把单子昂交出来。。”

    屋外的人听到动静齐齐聚集了过来。

    楼主一身大红色的长衫飘飘然,黑色的秀发轻抚着脸庞,气场全开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

    她如同一朵开在地狱的彼岸花,如此的妖艳,如此的让人畏惧。

    保镖显然不打算纠缠,动手迅速,招招都动了杀机,楼主却应付自如,让属下的人架着半昏迷的单子昂往外退。

    本来楼主拖住保镖游刃有余,可谁想对方的人越来越多,地上倒下的属下也越来越多。

    “白猫,快出来,你主子要翘辫子了。”

    看着楼主脸颊滴下来的汗,加上周围的情景,她知道楼主也快要撑不住了,身上好几处挂彩。

    一个表情冷漠,眼神呆滞的女人走了出来,但在了楼主的面前。

    “喵呜~主人,这些保镖交给我。”

    说完,白猫就被保镖一招打趴在地上了。

    这该死的猫,这么菜,等老娘有空就给你炖汤了。

    “上,别耽误时间。”

    保镖迅速移动瞬间将楼主等人包围起来。

    楼主迅速的挥掌红色的气焰不断的从楼主身上集中到手掌之上,释放出一朵巨大的彼岸花,鲜红的颜色让人畏惧,凡是彼岸花触及之处连植物都瞬间枯萎,土地炸裂。

    “噗~”靠近楼主的保镖等人皆吐血倒地不起。

    “这是……黑色曼珠沙华,黎族长老的毒。”

    黑色曼珠沙华是一种毒药,这种毒药是禁止的,但是有些少数民族还是有人违规使用。

    保镖们顿时倒地。

    “你竟然……”

    保镖的领头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倒在地上的兄弟尸体,早知道这里不平凡,却没想到竟然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楼主身上都气焰渐渐消散,猩红的眼眸也变回了棕色,满眼哀伤神色痛苦。

    “主上!属下该死!”

    一群白衣女子赶来,一个个衣诀飘飘仿若仙女下凡一般,一落地便跪在了楼主面前。

    “确实该死,回去自行去百蚁窟历练三日。”

    这群愚蠢的属下才来支援,他若是不释放出彼岸花大概他们还能找上十天半个月的。

    听到百蚁窟几个字,跪着的一群白衣女子肩膀都在颤抖,却不敢不从。

    百蚁窟就算是主上去也是要吃些苦头才能出来的,她们去历练三日恐怕能剩下半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他们是唯一一群黎族练毒的人了,哪怕身体对毒已经有了抗体,但是对百蚁啃噬还是无法抵抗。

    “请主上暂时回避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已经被人盯上了。”

    楼主抱起被打倒的白猫。

    “主人,你好怂哦。”

    “闭嘴,打架的时候你比老娘还怂。”

    白猫委屈巴巴的不敢再说话,主人自己修为太低这不能怪他啊。

    主任都打不过的,她更加不行了。

    楼主身上有黑色曼珠沙华起码他还能与之抗衡。

    有这么强大的主人保护着她还傻乎乎的往上冲,差点让人给打死了!

    楼主换了马车,领一辆车上带上单子昂,兵分两路。

    这个人太深不可测了,她没办法继续把他当个富家公子对待。

    这群人就是因为他才来的,简直就是惹了一个大麻烦。

    奶奶个熊的,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整的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白猫,我冷。”

    楼主此言一出,一个跪在前排的女子微微抬起头,眼神毒辣的盯着白猫。

    白猫将身上的披风搭在楼主肩上的那一刻,白猫感觉到那个女人的眼神已经快要杀了她了。

    呵!这个人一直盯着自己,日后多留心了。

    楼主的身边都是女人,她这样大摇大摆从楼主的车上下来日后怕是有的好受的了。

    楼主的属下对楼主多多少少都是有几分爱恋的。

    争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她早已心许了楼主,楼主将白猫圈在怀里,那个侍女将心里的怨气都算在了白猫的身上,心里想了一百种弄死她的办法。

    在楼主的眼中白猫就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可爱极了,把身边的吃的都赏给白猫了。

    这一幕看的楼主的属下又是一阵怨恨的眼神瞪着白猫,,主子从来不许人动她的吃食,今天轻易的给这个女人了,可恶。

    侍女们虽然心中置气却不敢发作,一路护送楼主逃离。

    单子昂那边的马车被后来赶来的保镖一路追踪。

    最终还是被追上了,车里的人见保镖都冲上来,也不恋战,直接丢下单子昂就跑了。

    保镖们接把单子昂抬到车里,带回了城堡。

    “他这是怎么了?”

    夏默初见保镖们抬着单子昂丢在地上,他竟然没有一点动静,就像是死了一样。

    她的心里猛地一紧,整个心脏都抽疼。

    上前颤抖着手探了一下单子昂的鼻息。

    眼泪不自主的滑落了下来。

    还好!

    还有气!

    万幸!

    “放心好了,他死不了,应该就是被折磨了两天,挂点葡萄糖加点药,肯定死不了。”

    齐瑞漾见单子昂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了,就知道他在主楼吃不了苦头。

    主楼那个地方是少数民族中的钉子户占山为王,仗着山高水远警察管不到,成了一方土霸王。

    落到他们的手里,吃喝肯定是没有的,一顿打也是少不了的。

    是个正常人,饿都饿晕了。

    “那麻烦你了,救救他。”

    夏默初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助到绝望是什么感觉。

    在这里能帮单子昂的只有齐先生了。

    她用乞求的眼神望着齐瑞漾。

    “救他可以,你吻我。”

    夏默初的泪眸闪烁着惊讶。

    惊讶了一下,毫不犹豫的直接走上前,在齐瑞漾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齐瑞漾没有想到她会真的就这么扑过来,本来朝着嘴吻过来的,他只来得及扭头。

    导致夏默初的吻落在了他的脸上。

    嘴唇微凉的又柔软的触感,齐瑞漾一瞬间感觉浑身一麻。

    “管家,把他抬楼上去,叫医生过来。”

    说完,齐瑞漾逃荒一样的快步离去了。

    夏默初的触碰让他感到了慌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