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六章 定下期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上战场之前,军长和副军长已经找他谈过。箭矢之尖阵法的威力昨天鞑靼铁骑已经领教过了,不会有人愿意在同一个地方摔上两跤,今天即然他们赶来,一定是想好了某种对策。所以说,这一仗并不好打。

    但战场之上,不能因心有忧虑就不战自退,这不是一名猛将应该做的事情,更不是雇佣军的风格。所以,战还是要战的,且还要灵活一战,大不了就把重骑团和轻骑团都派上去,这也是为何今天又加了一个轻骑团的原因所在。

    相比其它骑兵,轻骑兵的速度更快,更加灵活,一旦对方战术上发生了改变,他们可以做为最快最机动的部队进入战场之中,握转战局。

    有了这样的后手,忻鸿海心中是底气十足,当来到战场之上,眼看双方距离不足三里之地,已经到了骑兵可以发起冲锋之时,一声令喝,“吹冲锋号,以箭矢之尖阵法向前冲击。”

    嘟嘟嘟嘟嘟嘟嘟...

    号声响起,当下6900人的骑兵队伍动了起来,分成了近三百支由不同的方向向着对面的鞑靼骑兵冲杀而去。

    “弓箭发射,留下两千骑兵于中路,左右各四千人向两侧迂回,避敌主力骑兵的冲击。”同一时间时,胡林将军也下达了命令,通过战鼓之声传向到战场之上。

    原本集中在正中央的十个方阵,一万鞑靼骑兵未等雇佣军到来,便骤然分开,中路只是留下了两个方阵两千骑兵而已,然后左右两侧的弓箭有如雨点一般的落了下来,形成了一道封锁线,封锁住雇佣军前路他们中军之路。

    敌人果然改变了战法,落在了正骑马前冲的忻鸿海眼中,眼看着弓箭封锁了前路,他暗道一声不妙的同时,脑海中迅速想着各种对策。杨晨东曾说过一句话即在脑海中闪现着。“记住,战场之上,有时候伤其十指远不如断其一指会让敌人的更加的痛苦。”

    声音还在耳边萦绕着,忻鸿海马上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正面冲锋留给直属团和三个新兵营,所有独立团骑兵随我向右侧敌人发起攻击,重骑团向左侧敌人发起攻击,轻骑兵配合,远程以弓箭辅助攻击。”

    底牌对手已经知道了,在想玩之前的手段显然是行不通,为了以保将力量发挥最大,获取胜利,这一瞬间,忻鸿海将所有能够掌握的力量一次性全数拿了出来。

    如此一来,忻鸿海手中将在无兵可用,一旦敌人还有什么后手的话,他就需要得到军长的支持了。但他依然是不后悔,还是果断的下了决定。

    战场之上,因为忻师长的喊声和命令,身边的司号员连忙的吹出了几种号声,战场之上,形势瞬间万变,各团按着军令有条不紊的开始选择着各自的对手。

    虎芒与舍别同样听清了军号中的意思,两人对视一眼之后,虎芒轻轻点了点头,舍别这便大声喊着,“新兵师和鞑靼师作好战斗准备

    吧。”

    忻鸿海上来就把可用之兵全数用尽,做为他们的上属,当然要未雨绸缪,不然的话,鞑靼铁骑在出援军,他们就真的要被动了。

    战场之上,随着忻鸿海在战术上的调整,近三百个箭矢之尖的阵法突然改变了方向,直向着左侧和正面的敌骑冲了过去。只有右面的四千鞑靼铁骑无人管问,这一幕看了敌将胡林的眼中,让他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脸上带起了笑容。

    他有四千生力军在旁,便可随时支援两处战场,这就等于他把握了主动权,如此一来,已经要立于不败之地了。

    只是这样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接着一阵大地晃动之声随之而来,一群手握三米长刀的身着重甲的骑兵突然间映入于眼帘之中。

    不同于其它的雇佣军一身军绿服装,这支骑兵全身被战甲包裹着,人人一件黑衣战袍,铁制头盔之上扎站一条黑色羽毛,更显衬身姿英勇,阵势不凡。

    三米长刀在前,全身着厚重战甲的骑兵一出现即像是后世明星一般引来了万众瞩目的目光,他们就是新一军中重骑团。

    重骑团,顾名思义,属于骑兵中的坦克车,不说手中那三米长刀所带给人的威胁,仅仅就是那一身重甲便非是普通的武器可以刺透,可以砍伤的。而他们的出现,就似是一道钢铁洪流般,给人一种无可敌,不可战胜之感。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sp;   重骑一现,便呼啸着直向右边的四千鞑靼军横杀而去,也让负责指挥战争的鞑靼将军胡林惊声而起,“不好,他们要对付的是我们的四千生力军。快,向将军求援。”

    也不怪胡林如此吃惊,重骑团一出现便打破了战场上的平衡之势,接下来莫要说重创雇佣军了,便是能够保证不败已然是谢天谢地。如今的他只得把希望放在了忽孛儿将军的身上,放在援军的身上。

    答鲁城城楼上,忽孛儿自然也发现了突然间出现的重骑团。这一刻他的眉头紧皱,双拳紧握,这就要开口再派骑兵,但是当注意到战场之中,不仅重骑团出动,不知何时,两千多火枪兵也出现在战场一场的时候,他那正欲派兵之言被强压在了心中。

    他深知,如果自己敢再派援军的话,这些火枪兵就会进入战场,甚至连那消失了两天的火炮或许也会出现,若是如此的话,怕是局面只会更加的糟糕。

    “将军。”一旁的牧仁和高尔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在看到雇佣军派出了重骑团之后,这便转头望来,一幅快下决定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询问之声,忽孛儿一动未动,仿佛就没有听见一般。他看过战场态势,就算是加上一个重骑团,在兵力上他们依然还是占优的。

    “快看,雇佣军又出现了一个轻骑团。”牧仁转过头来的时候,又看到轻骑团出,当下便是一声大喊。听在了忽孛儿耳中,回答他的却只有一句话,“就算是加上这两千人

    ,他们也不过比我们多一千骑兵而已,无碍大局。”

    昨天一战,鞑靼军比雇佣军多了近四千人,今天人家只是多派了一千不到而已,算得上是礼上往来。如果因此他要派援军的话,那就等于是逼着雇佣军大决战了,他现在并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主要也是没有想到对付火器的好办法。

    忽孛儿即然这般说了,那便是不会在派援军之意了。除非雇佣军再派骑兵入阵,可是显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能够多出近千人来,这怕已经是雇佣军的底线了。

    而在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印证了这个想法。但仅仅多了这千人而已,雇佣军的优势却已经是相当的明显。

    中军战场上,直属团和三个新兵营依靠着兵力上的优势,稳稳的实压制之举;左边战场上,独立师的兵力虽然不战优势,可他们建制完全,在箭矢之尖阵法的帮助之下,已经凿穿了鞑靼军的防御,正施行切割战法,在加上轻骑团远处的弓箭袭扰,他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右侧战场上,重骑团的出现更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四千鞑靼骑兵打的是鲜血横飞,挡无可挡。

    三米长的大刀,一旦伸出,便定要染血,在加上依靠着重骑的强大防御,互拼之下,你一刀我无事,我一刀却可取你性命,久而久之,四千之数正在不断的减少着。

    花费了杨晨东巨大财力打造的重骑团初一上战场,便鼎定了他的优势,以极为惊艳的方式出现,以不可战胜之态临世,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之势不断的吞食着对手,压力越来越大。

    三处战场上皆是出现危急,身后城中并不见任何的援军,胡林脸色一变再变之后,终于不得不下令撤军。在这样打下去,只会损失更大,败局以定无法挽回了。

    认真来说,与其是鞑靼铁骑与雇佣军在交战,还不如说他们在给雇佣军练兵的好,两战两败,不甘的鸣金之声中,鞑靼铁骑退兵。

    胡林退的及时,损失较之昨天要强上不少,只是造成了千余骑兵阵亡,两千骑兵受伤的结果。只是损失不大,对于军心士气的打击确是不小,这从回城的骑兵眼中可以明显的表现出来。往常他们都是眼冒精光,天地不怕,但是现在,一个个垂头丧气,军心动摇。

    第一仗被雇佣军突如其来的战法给打败了;第二仗,已经做了一些的准备,还是败在了对方援军四起之中,败在了对方的火器恐吓之中。至此,在没有想到办法对付火器之前,鞑靼铁骑显然不会轻易的与雇佣军再度开战。

    这个观点,虎芒和舍别在战后回到军营之中就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气氛也一度的变得沉寂下来。杨晨东的电报在两天之前就到了,半个月到二十天内,与漠北蒙古的一战很快就要开始,若是不能把这里的鞑靼铁骑解决的话,怕是他们将无缘那一仗,这对于两位将军而言,无疑是忍受不了的事情。

章节目录